您的位置:校园小说网 > 校园言情 > 霸道追妻,高冷总裁别闹了 > 正文 第379章 终章:真假新娘

正文 第379章 终章:真假新娘

作品:霸道追妻,高冷总裁别闹了 作者:轻晚 字数: 下载本书  举报本章节错误/更新太慢

    楚墨宸走后,两只小的也走了,来到无人的地方,楚亦深摸着下巴道:“小笨蛋,你有没有发现,妈妈怪怪的?”

    “哪里怪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吧,按照妈妈以前的性子,要是她知道婚纱丢了,肯定捋起袖子,怒气冲冲地要去找回婚纱,然后把小偷打得落花流水!可是,刚刚她的表现呢,居然很贤惠……”

    楚叙知瘪嘴,很赞同楚亦深的说法,这确实不太像他们的妈妈。

    而且吧,她还觉得,自从妈妈从国外回来之后,就很不亲近她了,当然,也不亲近楚亦深。

    她似乎只对爸爸好!

    想到这里,两个孩子惊恐地对视一眼,异口同声地说:“这个妈妈不会是假的吧?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两人同时出手捂住对方的嘴巴,一会儿后彼此才挣开。

    “你捂住我嘴巴干嘛?”

    “你不也捂住我嘴巴吗?”

    “你说妈妈不是妈妈,那她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猜测,你也不说妈妈不是妈妈吗?”

    两个孩子说话就跟绕口令似的。

    “我也只是猜测而已!”

    两个人的争吵就这样告一段落,虽然心中有怀疑,可是他们想着,如果这个妈妈不是妈妈,那爸爸肯定要比他们先知道,但是爸爸没有揭穿。

    所以,肯定是自己多疑了。两娃子这样想着,然后继续去玩了。

    十一点四十五分。

    丢失的婚纱还是没找到。

    客人已经来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苏笑笑看着外面的情况,将自己提前让人准备好的婚纱送进来,换好。

    并给楚墨宸打电话,告知他婚纱的事情已经解决。她没说,婚纱是她另外让人准备的,而是说婚纱找到了。

    由此,楚墨宸也就没有再追问什么,毕竟新郎那边,也是要忙的。

    十二点,新郎和新娘,从两个方向而来,齐齐走进众人的视野之中。

    在见到苏笑笑身上那袭洁白的婚纱时,楚墨宸拧起眉头,婚纱根本没找到,她为了不让他担心,骗了他!

    可是只有楚墨宸才知道,如果大婚之日,她没有穿上他特意为她准备的婚纱,这将是他心中永远无法弥补的缺憾。

    他想叫停,可是,“云浅浅”却朝他温柔地笑。

    他知道,她和自己一样,等这一天,等了很久,如果他忽然终止婚礼,她会很伤心吧?

    这样想着,楚墨宸在众人的目光中,走向“云浅浅”。

    “就算穿着这身婚纱,我依然很美,对不对?”待走到身边,她俏皮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应了声,“嗯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再说楚千顺那边,虽然这场婚礼,需要有请柬才能进来,但是这根本难不到楚千顺。

    况且他开的是豪车,庄园的人向来懂得从车的价值来判断一个人,是不是可以得罪,因此,当楚千顺开车载着云浅浅进来的时候,根本没人怀疑他。

    他直接将车子开到婚礼现场,现场布置得很梦幻,看得出来,楚墨宸很用心。

    看过一草一木,云浅浅心里都是欢喜,一颗心砰砰砰地跳着,这些布置,肯定都是他盯着布置的。否则,怎会如此得她的心?

    然而,当车子停下,楚千顺没开车门之前,先把车窗摇了下来。

    云浅浅顺着新人那边看过去,刚好看到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,挽上了楚墨宸的胳膊,他们看起来那么般配,那么和谐,她眼睁睁看着他们携手走过地毯,走到礼台上。

    云浅浅张张唇,这不是为她准备的婚礼么?她人在这儿,那么,和楚墨宸走在一起的那个人,是谁?

    “楚千顺你骗我,他娶的人根本不是我!”

    云浅浅脸色刹那苍白,竟开始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楚千顺连忙拍她的背,“浅浅你先别激动,楚墨宸结婚的对象确实是你。听过真假美猴王的故事么?你这么优秀,有人想要取代你是一件多么正常的事情?”

    楚千顺续道:“你都还没有去争取本该属于自己的位子和男人,就说我骗你了么?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云浅浅接过纸巾,捂住自己的嘴唇,咳得有点厉害,拿开纸巾的时候,发现居然咳了血。

    “浅浅,你……没事吧?”楚千顺吓坏了。

    楚千顺刹那意识到,蓦然让她看到,楚墨宸和别的女人双双携手结婚,对她的打击居然是致命的。

    云浅浅擦擦嘴角,推开楚千顺的手,直起脊背,“我没事,我现在就去……把那个女人赶走!”

    她不信,一个和自己长相一样的人,就能取代自己在楚墨宸心中的位子!

    楚千顺快速拿起一瓶水,拧开瓶盖,“先喝水,冷静一下。”

    云浅浅接过,喝了大半瓶,才塞给楚千顺。

    推开车门,下车。

    其实,当楚千顺的车子停得这么近的时候,就已经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力,庄园保安也在往这边赶来,却没有想到,车门开了,居然走下来这样一个人!

    她穿着高档定制的婚纱,蓝白相间,上面的碎钻在日光的照耀下,就像是水面上闪动的粼粼波光。

    她的三千青丝,都披在身后,头上只有一串细白的小花,却格外高贵与纯洁。

    礼台上的楚墨宸身子动了动,“浅浅……”

    呼唤的同时,他举步就要朝她奔来,却被身旁的另外一个“云浅浅”拉住了。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台上台下不断地来回看着,到底哪一个才是新娘子?

    “墨宸,你的浅浅就在你的身边,不是么?”苏笑笑可怜兮兮地出声,“为什么,你会被迷惑住?”

    她说话的时候,云浅浅已经举步走上红毯,那瞬间,万众瞩目,就连楚墨宸的目光都只盯在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为什么会被迷惑住?听到这样的质问声,楚墨宸已经失去思考的能力,哪一个才是他的浅浅?

    他只知道,正在向他走来的云浅浅,身上穿的是他亲手为她设计的婚纱,只有她的气质,才穿得起这一身婚纱。

    可是,如果她就是他的浅浅,那身边的这个人,又是谁?

    近了,更近了。

    在场所有人的心,都悬了起来,少部分人是紧张的,大部分人是要看好戏的。

    堂堂龙腾集团总裁大婚当日,居然出现两个一模一样的新娘,这事儿闹出去,估计会全国哗然吧?

    云浅浅走到距离楚墨宸三米处的地方停下来了。

    一步一步走来,其实她的大脑都是发懵的,她要说什么?

    她说什么,这里的人才会相信她是真的云浅浅?

    对上楚墨宸身边的那个人,云浅浅眯起眼眸,不断地在脑海中思索这号人物。

    蓦然想起某天早上,苏笑笑约自己的事情,当时苏笑笑说:“我是云浅浅”!

    再想到那天,秦之遥使手段让她撞进海里说过的话……

    云浅浅瞪大眼睛,难道,站在楚墨宸身边的人是苏笑笑?

    难怪,秦之遥敢这么嚣张地害死她,因为她知道会有人顶替自己的位子!

    如果自己死了,就谁也不知道云浅浅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思索了一会儿,云浅浅忽然平静下来,她向楚墨宸勾勾手指,“楚墨宸,你过来!”

    苏笑笑是多么危险的一号人物,她可能不会伤害楚墨宸,但是她会毫不犹豫地杀死自己,所以,她不要靠近这样一个人。

    楚墨宸举步要走,却被身边的“云浅浅”拉住,“墨宸,你当真要因她,弃我而去么?”

    她可怜兮兮的样子,也确实是他的浅浅。

    可是对面那个喊他的云浅浅,也确实是……

    “我去一会儿,马上回来。”

    不管是哪个云浅浅,楚墨宸发现自己都没法拒绝,因为,云浅浅就是他心尖上的人。

    不过,他最后还是挣脱了“云浅浅”的手,走向了云浅浅。

    刚刚靠近,就看见云浅浅趾高气昂地挑高眉梢,“楚墨宸,有出息了啊,我不在,你居然就敢结婚了!”

    楚墨宸拧眉,没吱声。

    是了,只有他的浅浅敢这样跟他说话,而且,这也是她的性子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不相信我是云浅浅?”云浅浅一把捉住他的手,放在自己的心口,恼了,“劳资身上你哪里没有看见过?不信你摸摸看是不是你经常摸到的?”

    楚墨宸:……

    众人:……

    就连楚亦深和楚叙知,都无语凝噎。

    “小笨蛋,我们打赌,现在拉着爸爸的这个人才是妈妈。”

    楚叙知哼了一声,“我拒绝黄、赌、毒。”

    楚亦深满脸黑线,“那你觉得,哪个才是真正的妈妈?”

    “把我们生下来的那个。”楚叙知答。

    楚亦深嘴角抽了抽,这是什么鬼答案?

    而云浅浅,定定地看着楚墨宸,发现他果真分不清自己和苏笑笑之间的区别,因为即使她拉住他的手,他也不碰她,而且还把手缩回去了!

    她,气死了!

    跺跺脚,围着楚墨宸转了转,这家伙真是好样的,和她相爱十年了,居然会被苏笑笑骗去!

    不对,苏笑笑认识楚墨宸比较早,而且她又是个很聪明的人,想要模仿自己,很简单。再说了,以苏笑笑对楚墨宸的深爱,想要打动楚墨宸,也不难。

    所以,楚墨宸认不出来很正常。

    云浅浅敲敲自己的脑袋,完蛋了,自己消失了十多天,楚墨宸和苏笑笑在一起十多天,当他把她当成自己时,他们之间……

    “你不会已经和她上床了吧?”云浅浅想到什么,就问什么,她是真的急了。

    楚墨宸满脸黑线,却还是回答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这么多天以来,他对她竟然一点**都没有,甚至有时候看着那个她,他都觉得心里空空的。

    难道……他皱眉,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浅浅……”他忽然喊她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云浅浅瞪他,一挑眉一瞪眼之间,全是她的特色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谁是我的新娘了。”

    楚墨宸说这话时,一脸的高深莫测,而且还往“云浅浅”那边看了看。

    “谁?”云浅浅也很紧张,要是他认错了呢?

    “接个吻就知道了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什么?云浅浅怒极,他要去亲吻苏笑笑?她绝对不会允许……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她还没说话呢,就被他揽住纤腰,然后吻起来。

    完了!

    楚墨宸心道,他忽然很有那方面的需求,怎么办?

    但是,他们还要举行婚礼呢。

    而且,身后还有一个假冒的云浅浅呢。

    真是够胆,居然连他的女人都敢假冒!

    就在云浅浅以为自己要被吻晕过去时,楚墨宸忽然松开了她。

    “混蛋!”她嗔他。

    他轻笑。

    见他转身要走,她连忙拉住他,“你干什么去?不许吻别人,否则我……我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什么?”他停下来,挑了一下眉梢问。

    云浅浅涨红了脸,半天才憋出一句话,“我就让我儿女不理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主意,但我也要确认一下,谁才是我的浅浅,不是么?”

    他说得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,却被云浅浅死死地拖拽着,“楚墨宸,我不许你亲她!”

    底下的人,看的那是一愣一愣的,现在的情况究竟是怎么回事啊?

    而被冷落在一边的苏笑笑,气白了脸,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。

    感觉不太对的她,目光越过众人扫出去,瞥见一辆警车开了进来。

    有人报警了!?

    她眸光一凛,再看看楚墨宸和云浅浅的样子,心里80%确定,楚墨宸肯定是知道,谁才是他的新娘了。

    她忽然亮出一柄瑞士军刀,朝云浅浅这边冲过来,日光洒在刀刃上,发出森冷的光芒。

    变动来得太快,现在谁都没有心思去追究谁才是真的云浅浅,都惊恐地等着看云浅浅该如何逃过一劫。

    到底是楚墨宸反应快一些,将云浅浅往台下一推,主动迎上那柄刀子。

    然而云浅浅拽得他很紧,被推下去之后,她没放开他,拽着他一起倒到了台下。

    苏笑笑一刀刺了空,还要再刺过去时,一个孩子忽然放大在她眼前,她的刀子瞬间停止前进。

    孩子是由弋阳抱着的,因为今天是楚墨宸和云浅浅的婚礼,担心苏笑笑会来破坏,所以他把苏羡带到了现场,并坐在前排。

    刚才那千钧一发之际,弋阳知道楚墨宸肯定能带着云浅浅避开,可是其他人是否能避开,就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猜测她是苏笑笑之后,弋阳毫不犹豫抱起苏羡,迎接苏笑笑的刀刃而来。

    果然,在刀尖距离苏羡的脸只有两厘米的时候,她停住了。

    也就是在苏笑笑愣神之际,保镖蜂拥而至,将她一举拿下。

    “我才是云浅浅,你们为什么抓我?为什么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同情地看着她,从刚才的举动来看,谁是云浅浅,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如果她真是云浅浅,又怎会举刀杀人?

    弋阳抱着苏羡站在原地,看着苏笑笑被保镖控制住,他皱眉,“羡儿,喊妈妈。”

    苏羡抿着唇,脸色很苍白,但是神情很倔强。

    听到弋阳的话,苏笑笑忽然安静了,看向苏羡。

    这是她的孩子,可是,他会喊她吗?

    她现在的样子,她的儿子还能认出她来么?

    苏羡不知道是不是被吓到了,还是因为苏笑笑的眼神让他熟悉,一会儿后,他开口,“妈妈——”

    声音不大,但是也不小,带着某种坚定的决心。

    苏笑笑的眼泪大颗大颗掉落下来,终是什么也没说。

    生命走到这里,其实说什么都没有用了吧?

    她这一生,两次穿上婚纱,都是站在楚墨宸身边,可是却没有一次,能够真正成为他的新娘。

    苏笑笑被保镖带下去之后,一阵警笛声很快响起,然后一切都恢复平静了。

    当然,除了还躺在地上的云浅浅,十几分钟了,她就是不让楚墨宸起身。

    “浅浅,别闹了,快起来让我看看你有没有受伤。”

    “就闹!”云浅浅嘟唇,“我消失了快半个月,你却和别的女人在一起,还要和他结婚,你气死我了,我就不起来。”

    楚墨宸满脸黑线,虽然她说的没错,但是……他完全不知情不是么?而且他身心都没出轨!

    “乖,浅浅,我们还要举行婚礼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举行了。哼。”她气鼓鼓的,躺在地上,勾着他的脖子,另外一只脚也勾着他的腿,不许他起身。

    楚墨宸正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,旁边响起一道戏谑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二哥,婚礼就听二嫂的嘛,不举行了,直接洞房呀!”

    楚千帆一出声,所有人都跟着起哄。

    云浅浅后知后觉,妈呀,这么多人围着他们呢,她居然为了“惩罚”楚墨宸,作出如此羞羞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顿时脸红到耳朵根,作势要起来,楚墨宸却不让了。

    “老婆,我觉得大家说得很有道理,婚礼的时间已经过了,直接洞房吧?”

    云浅浅满脸黑线,就算要洞房,她也不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啊!

    但是,楚墨宸会让她选择么?直接吻住……

    三天后。

    苏笑笑被判了刑,死刑。

    在临死前,她的父母每天都会带着苏羡去看她,直到行刑那天。

    听说,苏笑笑死去的时候,很平静。

    也是在那天,在医院躺了很多年的苏婉情,终于醒了。

    而与之同时,秦之遥也被控制起来了。

    半个月后。

    云浅浅再见到楚千顺时,是在医院里,医生说他是肺癌晚期,他剩下的生命,不过二十四小时了。

    傍晚降临,他紧握着她的手,定定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浅浅,我做错了很多事情,我现在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其实,这次他和苏笑笑合作,就是为了得到云浅浅。

    当时他想,让她进行十天的身体调养之后,再让她知道楚墨宸和苏笑笑结婚了,她肯定会心死如灰,而他就将会是她身边此生唯一的男人。

    可是,谁能想到呢?他居然已经进入肺癌晚期。

    去拿体检报告的那天早上,他从她房间里出来时,还在想着早点回来陪她。

    最后,他确实是回来得早了,却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,整整一天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有一件事想要求你,可以么?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这七年的奋斗,都是为了我爸爸,我走了以后,你可不可以,让楚墨宸,放他自由?”

    这是他,唯一的心愿了。

    云浅浅看着他,咬唇哽咽着道: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……浅浅,我真想……真想一直看着你幸福下去,可是,可是我又担心自己会……嫉妒,其实,这样也蛮好的,真的,你别难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难过。”云浅浅抹掉脸上的泪水,“谁说我难过了?”

    楚千顺笑了,只是看着她,窗外的夜色越来越浓,越来越浓,浓到他的手渐渐从她手中滑出。

    云浅浅泣不成声,虽然楚千顺做过很多坏事,但他……一直都对她很好很好。

    “楚千顺,来生你一定要对自己好一些。”

    这一生,他确实做了很多错事。

    也许,他此生最大的错误,就是遇见她呢?

    遇见她之后,他就做了第一件错事,那就是从楚逍那儿偷来她和楚墨宸的亲密照片,给了她。

    然后,在医院里,在楚墨宸的眼皮底下,将她掳走。

    再有,囚禁她。

    然后,为她偷走楚墨宸设计的婚纱。

    再然后,送她出嫁。

    那些好的,坏的,都变成了过往,最后,被夜色渐渐淹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千顺下葬的日子是个阴雨天,楚墨宸和云浅浅一起出席了,很久不见的楚千风也现身了。只是,楚家的大儿子楚千亿,还有他老婆陈珍希始终没来。

    丧事结束之后,楚墨宸决定去楚氏大宅,放楚逍自由。

    楚千帆、楚千风还有云浅浅,坚持和他一起去。

    但是谁也没有想到,楚逍已经在那个破败的屋子里,断了气。

    风一吹,整个院子,都是腐朽的气息。

    云浅浅脑袋一歪,埋进楚墨宸的肩窝里,他抬手将她搂住。

    “浅浅,我一直在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他知道,死亡最轻易让人伤感,因为死亡意味着,再也不见。

    “我也一直在,一直在你身边。”她瓮声瓮气地回答。

    他们走出楚氏大宅时,阴云已悄然散去,远处一缕新风吹来,点点拂开旧年尘埃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恍然明白,世间万物,生死离别,会在季节的轮换中,湮灭。

    楚墨宸与云浅浅十指紧扣,彼此相视一眼,笑了。

    【全文完】</p>
推荐阅读: 御美宝典 恰似寒光遇骄阳 帝王攻略 爹地的宝宝 禁恋 重生之老公请接招更新中 迷性【圣妖】 千年玄冰 我的女友 朽木充栋梁